從“配角專業戶”到擒熊歸來,王景春確實該驕傲

時間:2019.03.22 來源:1905電影網 作者:馬夋
品道王景春:最牛的事就是他記住我的角色 不記得我這個人 時長:05:09 來源:電影網

品道王景春:最牛的事就是他記住我的角色 不記得我這個人收起

時長:05:09建議WIFI下打開

“演員是一個職業,演員也是一個稱呼。

演員也是一個名片,也是一個帽子。

作為一個演員應該做一個演員做的事。

演員演的不是自己,演的是人物。

這就是一個演員。——王景春



1905電影網專稿獎杯放到我的書房裏了,早就為它留好了位置。


說出這句話的時候,王景春沒有一絲躲避,神情是屬於他作為演員的驕傲,“以前從來沒想過能有多紅,但是拿這個獎杯,幻想過很多遍。”



半個多月前的一個晚上,在距離北京7635公裏的柏林,舉行著一場全球電影人的盛會。柏林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評委——美國影評人Justin Chang宣布,第69屆柏林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,“王景春,《地久天長》”。

 

王景春聽到自己的名字,先是驚訝,接著是抑製不住的激動,坐在他旁邊的工作人員也全部沸騰了。他站起來,給了導演王小帥一個深深的擁抱。



如果再把時間軸往前挪挪,2月12日,正是王景春的生日,《地久天長》整個劇組剛到柏林。酒店房間裏,柏林電影節策展人為他特別留了一張生日賀卡。賀卡一角,就燙了一隻小銀熊,沒想到4天後,王景春真的抱回了真的銀熊獎杯。

 

柏林電影宮一直是王景春的福地,5年前,他坐在台下,看著好兄弟廖凡拿下了華人男演員的第一尊銀熊獎,“當時我和他說,我要把我的好運氣都給你,果然他拿了大獎。今年我飛柏林前,兩個人又聚到一塊喝了酒,他也和我說了同樣的話。現在都實現了,前兩天,把兩隻‘熊’擺在一起,像是老天爺給的一個禮物。”


2014年柏林《白日焰火》紅毯上的廖凡和王景春


回國之後,王景春一直帶著這尊銀熊,去了慶功宴,去了發布會,還去了母校——上海戲劇學院。


這尊小熊成了他的驕傲,“為什麽不驕傲呢?隻要不得意忘形,挺美好的。”


王景春在上海戲劇學院感謝恩師 


1.


拍《地久天長》前,王景春剛結束《影》的拍攝,他去了趟美國,回來之後,緊接著下一部新戲的開拍。有一天起床,他看見導演王小帥給他發來了三條長信息,“我就知道有狀況了”。



聽完三條長信息之後,王景春對電影有了一個大概的了解,立馬給導演回了電話。掛了電話之後,他趕緊做了兩件事,把原本的戲給推了,另一件事就是——減肥

 

 “因為那是80年代,知青返城,物資還比較匱乏。所以,我必須趕緊瘦。”這個想法並不是導演的強製要求,而是出自王景春自己的體驗。“其實,電影中的角色比我實際大十多歲的樣子,這些事我沒有完全親身經曆過,但是我從身邊發生過這樣事的人那了解過,拿他們做一個參照物。”



王景春用這種體驗派獲得了不少人的認可。其實,這已經不是他第一次這麽“傷身體”了。

 

2013年,王景春參與寧瀛導演的《警察日記》,為了更好的塑造內蒙古東勝市公安局局長郝萬忠,他特地為角色增肥二十來斤,演戲時努力貼近人物的表演狀態。



以至於拍攝期間,被不少人誤以為是真的執法人員。正是這個角色,為他拿下了東京國際電影節最佳男演員的獎杯。



拿下這一獎項後,開始有人知道“王景春”這三個字,但好像一直沒把他和電影角色對上號。“我看過《建軍大業》,但真的沒注意他有出演。”拍攝間隙,詠梅和一旁的記者聊著,“是賀龍嗎?”

 

“太像了!他真的演啥像啥。”得到確定的答案之後,詠梅絲毫沒有掩蓋自己對電影中丈夫的溢美之詞,倒是一旁的王景春顯得有些不好意思。



事實上,詠梅在電影開拍初期並不放心王景春,覺得他的經曆可能和電影中劉耀軍的經曆略有偏差,擔心那種時代厚重感很難把握到位。但最後,當兩人穿上戲服,站在一起開始第一場戲時,連王小帥都驚歎,“太合適了”。

 

正是這種“合”,征服了柏林評委的心。用評委德國女演員德拉·惠勒的話說,“銀幕上幾乎沒有另外一對夫妻,可像這兩人演繹得如此自然。”


2.


王景春演戲不挑,用他自己的話來說,“這是最喜歡的事,也是生存的職業”。

 

翻看他過往的履曆,什麽題材的電影都有。不過,影片口碑也是有高有低。


對他而言,整個過程都是微妙的,“一開始的時候,隻要有戲我就去演,因為這樣可以和不同的導演、不同的創作夥伴一起合作,嚐試不同的類型。這樣我可以在裏麵學習,慢慢就能知道以後怎麽掌握藝術形式。可能這樣到以後,就知道哪些戲能演了。”

 

《我11》裏的王景春


這個過程,王景春用了很久。

 

在上海戲劇學院讀書的時候,陸毅是他同班同學,他還經常自嘲“長得比較著急”。陸毅大三的時候,就已經憑借電影節《永不瞑目》紅遍大江南北,而王景春甚至懷疑自己是不是一時糊塗走錯了路。



其實,那不是糊塗,相反是一種自信。

 

19歲那年,王景春中專畢業,服從分配被安排到新疆百貨大廈工作了三年。每天麵對著來來往往的顧客,他時常問自己“我未來的人生就這樣嗎?”


雖然一直是站櫃台,但他一有空就會和哥們兒去看藝術團排練。一次機緣巧合,正好趕上導演郎辰在挑演員。“那時候,劇團大部分都是舞蹈演員,表演起來感情都不對。我念叨著,多麽簡單的事。我朋友就說,簡單你來啊。”


18歲的王景春


趁著酒勁,王景春就上去表演了。沒想到,真的被選上了。經曆了這麽一次合作,兩個人成為了不錯的朋友,郎辰覺得王景春是個做演員的苗子,一直鼓勵他去報考專業的藝術院校。後來,頂著家裏的壓力,王景春一口氣把北京電影學院、中央戲劇學院和上海戲劇學院都報了。

 

沒想到,在報名上戲的時候,因為他超了半歲,老師不收。好說歹說之後,他才勉強報上了名,又因為超齡的緣故,第一批錄取時並沒有他的名字。最後,上戲還是以特招的形式留下了他。


《白日焰火》裏的王景春

 

可誰曾想,王景春獨有的外形,讓他從出道開始,就演上了“大叔”。大學三年級的時候,他主演了第一部電視劇《生死之門》。在那部戲裏,他就演了一個孩子的父親。“可能是演父親的基因比較好吧,就一直在演,想想也挺好的。”

 

這麽多年下來,他一點都不怕自己因此被定型,“我多能演啊,你看我在《地久天長》裏麵,什麽年紀都行。我是職業演員,隨時能變化的那種。”


3.

 

沒錯,王景春很能演。

 

王景春每次演戲的時候,都會把自己給抽離出去,那這個角色投入進自己的身體中,慢慢地,他最後成為了這個角色。這也導致了很多人記得住他的角色,而始終記不住“誰是王景春”。



這就是我追求的事啊!”王景春並不排斥大家對他的記憶點在於哪裏,“拍戲的時候每次都很投入,其實不光拍哪個人物都投入,要找到那個人物的狀態。然後把自己投入到人物中,甚至進入到人物的腦子中。”這一次拍《地久天長》也是如此。

 

但《地久天長》是他覺得最“麻煩”的一次,整部戲拍了半年多,電影殺青的時候,他已然不是王景春,而是劉耀軍本人。


結束之後,他很快就接了一部新戲,不過休息期間,他去日本旅遊了一趟。可是,“半年之後,我有時候還會夢見詠梅,夢見小帥,還在一起拍戲。恍惚間,那種錯位感就跑出來了。”



話畢,王景春看了眼一旁的銀熊獎杯,若有所思,“剛發布會的兩段視頻把我弄淚奔了,真的就像你說,那個感覺突然回來了。”

 

或許,就像他自己說的,他是典型的水瓶座,喜歡探索未知的一切。這一次,劉耀軍看起來不像他,但那就是他。

攝影/剪輯:喵老師 采寫:馬 夋

火燒圓明園
劇情

火燒圓明園

慈禧上位國寶遭焚

我願意I Do
喜劇

我願意I Do

恨嫁女情挑兩帥男

命案23年
懸疑

命案23年

公安局長命案必破

菊豆
經典

菊豆

鞏俐顏值巔峰之作

楊貴妃
愛情

楊貴妃

大唐盛世一代寵妃

新警察故事
動作

新警察故事

成龍大哥老戲新唱